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分享到:
首页 >新闻动态
营口盐业文化系列作品之营口汉至明代盐业发展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6日 来源:营口最新事

营口市在第三次文物普查时于营口市南二道镇土城子村有了重要发现,遗址位于盐池台地上,分布范围较大,约为86400平方米。地表采集有战汉时期的陶器口沿、绳纹陶器底片。陶瓮口沿等残片。这处遗址与二普在柳树镇西大村发现的抹沟绳纹陶瓮片、白陶瓮口沿、陶罐、盆及陶豆把的汉遗址仅有几公里,由此分析这里出土的陶器残片应与前者属同时期,且陶瓮是与煮盐有关的器皿。所以《史记·货殖列传》所载的东北"有盐枣栗之饶"应与这一带产盐有关。

营口的盐业到了明朝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那时营口周边属盖州卫管辖。这里地处渤海湾东岸,海岸线长,地势比较平坦:南有大清河从盖州南门外经过,北有辽河从梁房口(今营口)入海,运送煮盐的木柴和销售食盐十分方更,是天然的产盐之地。正统年间(1436—1449),这里有盐军68人,年产额盐225726斤,在辽东25个卫中属第三位;嘉靖年间(1522—1566),年产额盐在辽东25个卫中仅次于定辽后卫。这期间,梁房口是盖州卫最大的盐场。一些不产盐的卫为了完成额盐任务,也纷纷到这里开设盐场。如三万卫于正统年间在盖州卫北平山西南(今天的二道镇一带),铁岭卫在梁房口的八角湖(今营口市南)开设盐场。另外定辽左卫、定辽右卫、定辽中卫、定辽前卫、定辽后、东宁卫、沈阳中卫及海州卫的盐场百户所都设在梁房口,其煎盐军分别是51、52、63、53、51、70、71、48、46和44人,计549人,如果加上盖州卫的盐军人数,总人数占辽东都司1174名盐军的一半还多(《辽东志·兵食》)。

这些在梁房口的百户所,每年产额盐分别是139887、138038、235264、190755、203470、168321、273415、171679、130349斤,共计1818748斤,加上盖州卫年产额盐(今营口市所辖范围内)200多万斤(《辽东志·兵食志》),占辽东25个卫所产额盐的58.3%,可见明代梁房口的盐业的发达。

明朝梁房口的盐场百户所的盐户称"炉户",是世袭的,祖祖辈辈都是被给官府制盐,不得脱籍。"炉户"生产的盐有定额,但定额外生产的盐一律上交官府,不得私自贸易。私卖盐要处死刑,家属迁到地处边境的卫服苦役;有夹带私盐出境的被发现后一律发配边境卫充军。

当时各盐场百户所均受辽东都司卫管辖。盐场百户所管辖专门从事盐业生产的"煎盐军",用生产的食盐招徕商人运粮饷到辽东,然后政府按商人所带粮饷多少发给"盐引"(取盐的凭单)。每大引400斤、小引200斤,商人凭"盐引"到"盐场百户所"购盐运销,这种办法谓之"中盐"或"开中"。当时海盐价格较贵,但也供不应求。如正统四年(1439),辽东巡抚李浚说∶"迩者募商中盐输粟广宁(今北镇),已得十余万石,而仓殷不足,城有旧王府承奉司等房请修葺为仓"(《明英宗实录》卷109);正统八年(1443),盐商李恭一次就收伞米麦3000石(1石等于10斗),运至广宁僦屋安顿,等待官府收购以换盐引。

明代辽东的盐业绝大部分在今营口市以南,盖州以北,这里的盐业与两准齐名,所产食盐由商人转运各地行销,辽东军饷通过商人运粟易引得到较大的补充。隆庆三年(1569),辽东以额盐124312引招商纳中米豆95397石(《明编世文编》)。据(《辽东志·赋役》)载∶辽东额粮大约为377789石7斗,以此计算当时以盐引易粮占整个辽东额粮25%有余,这些盐大部分来自今营口市区以南,即民国时期营盖盐场。这在明朝辽东军饷不足的情况下,起到很大缓解作用。营口文旅集团